+ - 閱讀記錄

    簡單的一個字眼,卻是如同炸雷一般,響徹在所有人的心頭。

    而且,他伸出的那一只干癟的手掌,就如同能夠無限延伸一般,就這樣遙遙的向著那帝江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這手掌極為緩慢,而且,看起來也沒有任何威勢。可是,不知道為何,面對著這一只手掌,帝江卻是頭皮發麻,就如同遇到了天敵一般。

    雖然那手掌距離他還有很遠,可是,帝江卻是渾身顫動,額頭上更是留下滴滴密密麻麻的冷汗。

    其他人見到這一幕,不由得很是詫異,不要說擁有空間力量的帝江,就算是普通的老祖面對這樣的力量,也應該可以輕易抵擋啊。為何這青衣人會表現出這樣的神色?難道,他是假裝?或者說那黑袍人的一擊有其他玄妙?

    青龍族敖雄,眉頭死死皺著,一雙眸子滿是狐疑。然而,片刻之后,他卻是神色陡然大變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他不是老祖!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很可惜,并沒有太多人聽到敖雄的驚呼,大多數人的視線依舊聚集在那詭異的戰臺之上。

    那干癟的手掌依舊向前,總算是再度達到了帝江身前那一層層的空間屏障之前。隨后,那手掌毫不停歇,直接落在了第一層的空間屏障之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,那只毫無力量的手掌,竟是頃刻間將那空間屏障撕得粉碎,并且毫無阻止的朝著下一層空間屏障而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數層空間屏障,便是在這干癟手掌的碾壓下,如同紙片一般被層層破碎掉。最后,這手掌便是向著帝江的身形拍了過去。

    帝江總算是反映了過來,他幾乎是打了個寒顫,隨后一聲嘶厲的鳥鳴之聲響徹云霄。帝江的身形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怪異的人身鳥面身形。

    當這個身形出現的時候,大多數人只是感覺怪異,可是,巫族戰臺之上,卻是人人目瞪口呆甚至是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是十二祖巫之中的帝江?”

    巫源滿臉驚愕的開口。

    他的身旁,一眾巫族弟子同樣是驚愕無比,好半晌,巫咸、柳等人方才艱難的點了點頭,“不錯,正是帝江!”

    雖然蚩尤王以及十二祖巫并不在巫族祖地之中,而且,更是許久不曾在巫族現身。可是,作為巫族的頂尖強者一脈,巫源等人如何會認不出這帝江的真身?

    不要說巫源與巫咸驚愕無比,就算是柳也是萬分不解。

    上一次,他率人前來相助夜笑,也只以為這十二祖巫與夜笑有些關系。畢竟,蚩尤王對夜笑刮目相看,這是他們都知道的事情。可是,現在這帝江竟是代替盤族出戰,難道十二祖巫已經加入到盤族之中?這絕對是難以置信、驚天動地的大事。

    出戰的是巫族神秘強者,應戰的竟然也是巫族之中赫赫有名的一系力量,這一場戰斗,實在是莫名其妙而又怪異無比。

    眾人的驚愕且不說,戰臺之上的戰斗卻依舊繼續。說是戰斗,其實只不過是那神秘的黑袍人拍出了輕飄飄的一掌,而那帝江竟是被逼的顯出真身閃避。

    化出真身,帝江的身上力量暴漲,不過,面對那手掌,他卻是依舊無比恐懼,甚至沒有對戰的勇氣。他身后的羽翼一震,便是想要掠空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,那只手掌就如同有著無限的魔力一般,頃刻間向上一翻。霎那間,帝江的身形就如同被萬鈞力量墜住般,猛地向下一沉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這輕飄飄的一掌,總算是落在了帝江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帝江如遭重創,口中鮮血如泉涌,身上的羽翼更是凌亂飄散,鼓蕩的氣息也是頃刻間萎靡到極致。

    這一幕,幾乎讓所有人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雖然眾人并未和帝江對戰,可是對于帝江的實力,眾人也有著一些猜測。依仗著空間力量,帝江的實力絕對是老祖之冠,至少,想要擊敗帝江極其困難。可是,這黑袍人竟是輕而易舉的便是將其擊敗,那么,這黑袍人到底是什么實力?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青龍族的戰臺之上,敖闖幾名老祖神色駭然,“這黑袍人難道真的是一名虛王境強者?”

    敖闖難以置信的問道。

    之前,敖雄便是驚呼一聲,其中便說道這黑袍人乃是虛王境。可是,敖闖等人心中卻是有著一絲疑惑。畢竟,這天地間老祖雖多,能夠達到虛王境的卻是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虛王境,在這片天地之中,幾乎是無敵的存在。

    這黑袍人,并無任何的名聲,甚至只有一個什么巫皇令使的名頭,怎么可能是虛王境強者?如果他的實力,真的達到了這個層次,那么,巫族之中,是不是還有更強的存在?至少,那神秘的巫皇,應該并不比這巫皇令使要弱才對。

    如果是這樣,那么,巫族隱藏的力量未免太過可怕了一些,即便是青龍一族,恐怕也無法抗衡。

    “之前還無法肯定,現在他確定是虛王境!”敖雄緩緩說道,“那出戰的青衣人,并不弱小。甚至,遠比普通的老祖強悍。再加上空間力量,老祖之中能夠保持不敗。也只有虛王境強者,可以用更高等級的力量直接碾壓,使得他所有的手段都沒有任何的意義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這一戰盤族敗了?”敖闖不甘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九禮已經到了現在,卻是沒想到,竟然敗在了這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“必敗無疑!”敖雄也是嘆息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若是大哥你出手呢?”敖闖咬了咬牙,對于夜笑,他最為看重,愛屋及烏,對于這初立的盤族也是有著諸多好感。

    敖雄猶豫了一下,“我出手并不適合……”他終歸不是盤族人,此刻根本沒有出手的資格。

    不過,就在下方眾人驚疑不定的時候,戰臺之上,卻是再度出現了變化。

    帝江的身形鮮血淋漓,直接低落在那干枯的手掌之上。而下一刻,那無敵的手掌竟是如同受驚了一般,瞬間收回。那神秘的黑袍人身形竟是不由得一晃,他的口中,發出如同野獸般的低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誰!我到底是誰……”

    隨著這撕裂的吼聲傳出,這黑袍人如同瘋狂了一般,恐怖的力量向著周圍漫無目的的爆發開來。

    那穩固的戰臺屏障,在這股力量的沖擊之下,竟是頃刻間爆裂開來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那黑袍人瘋狂了片刻,隨后,竟是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,直接射入虛空之中,失去了蹤跡……

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


@精彩小說網 . http://www.shjsgm.live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版權申明/書籍屏蔽申請

快乐赛车走势图表